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公司動態

              新基建——大數據未來發展趨勢

              From:    Click:112    Time:2020-12-09

              當前,數據成為繼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之后最為活躍的生產要素,數據流帶動資金流、人才流、技術流、物資流,成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的基礎性、戰略性資源。大數據作為以海量、多維數據作為關鍵生產要素,以大數據技術產品和應用為核心內容的新興技術和產業,是推動生產方式變革、生產關系再造和生活方式改變的重要抓手,是實現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和推動政府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內在需要和必然選擇。

              “十三五”時期,我國大數據從無到有,市場規模持續擴大,行業應用快速推廣,大數據發展水平逐漸成為衡量國家和地方綜合實力的重要標準之一。

              一、從技術驅動到場景驅動,大數據產業迎來新一輪增長周期

              受新冠肺炎疫情倒逼,大數據與各行業領域融合持續深化,產業監測、資源調配、行程跟蹤等大數據創新應用場景加速迭代,大數據產業發展動力從技術“硬核”變革向應用服務深化轉變的態勢將更加明顯。據 IDC 預測,2020 年我國大數據相關市場的總體收益將達到104.2億美元,同比增長 16.0%,增幅領跑全球大數據市場;2020-2024 年間,我國大數據技術與服務市場年復合增長率將達 19%,軟件和服 務收入占比將顯著增加。

              二、從資源觀到資產觀,數據要素價值創造成為新藍海

              隨著數據要素可參與分配的政策紅利效應釋放,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將紛紛參與數據要素市場建設,積極探索數據資產有效運營和價值轉化的可行途徑。電信、金融等數據治理模式較成熟的行業加速數據運營和服務創新;交通、旅游、醫療、制造業等擁有豐富數據資源的行業深入探索基于大數據的業務變革;政府、民生等領域更加重視大數據平臺建設,推動大數據應用成果融入決策、服務于民。數據要素市場機制建設將成為地方改革重點,為數據在各行業、各業態、各模式中的融通應用和價值釋放鋪平道路。

              三、從應用突破到底層自研,大數據步入創新突圍期

              隨著以大數據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主導權競爭日益激烈,我國擁有技術能力的企業在大量創造數據應用新場景和新服務的同時,將更加注重基礎平臺、數據存儲、數據分析等產業鏈關鍵環節的自主研發。由于我國數據應用市場體量龐大、需求復雜,國外先進技術路線多數存在“水土不服”,為本土企業自主研發和定制化服務提供了契機,并在混合計算、基于 AI 的邊緣計算、大規模數據處理等領域實現率先突破,在數據庫、大數據平臺等領域逐步推進自主能力建設。

              四、從單一技術主體成長到多主體融入,大數據企業創新創業勢能趨強

              在海量數據供給、活躍創新生態和巨大市場需求的多重推動下,以龍頭企業為引領、專業化服務企業和融合性應用企業聯動、獨角獸企業興起的大數據行業競爭格局將加速形成。阿里、騰訊、百度等龍頭企業持續深化大數據布局,大數據基礎技術型企業向交通、醫療、 制造業等領域進一步下沉專業化服務,金融、傳媒、教育等行業企業加快大數據技術能力建設,深耕新型數字業務。此外,大數據領域創新創業進一步活躍,具有創新力和發展潛力的大數據獨角獸企業增長勢頭日益強勁,2020 年《互聯網周刊》評選的大數據獨角獸企業已達 50 家,實現連續三年增長。

              五、從統籌發展到特色聚焦,大數據與區域經濟協同發展向“深”而行

              受益于國家重大戰略區域、數字經濟創新發展、服務貿易擴大試點等政策疊加效應,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中西部等地區大數據與區域經濟協同發展、融合發展日益深化,將持續引領全國大數據發展。站在統籌發展視角,8 個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在政策機制、數據資源體系建設、主體培育、產業集聚等方面積累了可推廣的實踐經驗。未來,6 個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28個服務貿易擴大試點省市(區域)將圍繞數據要素價值釋放,在新基建、數字政府、新型智慧城市、大數據與實體經濟融合、數字貨幣、數字貿易、區域一體化等方面推動特色發展。

              六、從政策拉動到自發需求,大數據賦能效應加速釋放

              隨著“上云用數賦智”、工業互聯網創新應用工程、數字鄉村等政策的落地實施,在行業領先企業數字化轉型實踐探索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傳統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數字化意識覺醒,更清醒地認識到數據要素在價值創造和分配中的重要地位,更積極地尋求適合自身特點的轉型路徑和模式,“自下而上”地推動以大數據為驅動的生產服務消費深度融合、線上線上應用場景深度融合、傳統工藝與新興業態深度融合,大數據對傳統行業領域的賦能效應將進一步釋放。

              七、從實踐探索到理念變革,工業大數據應用創新走向縱深

              大數據在工業領域的應用正從產品級、設備級向產業鏈級深入拓展,通過工業知識、業務、流程的數據化、算法化、模型化,將為整個制造體系裝上“智腦”系統,形成動態感知、敏捷分析、全局優化、 智能決策的強大能力。這一過程,也是工業企業數據管理意識樹立、數據管理能力加快構建的過程,企業將更加重視數據戰略與未來發展戰略的統籌規劃,設立專職數據管理機構,圍繞數據治理、數據架構、數據標準、數據質量、數據安全、數據應用、數據生存周期等循序建設,筑牢工業數據創新應用根基。

              八、從共享開放到開發利用,公共數據成數據有序治理“試金石”

              受數據要素市場培育需求牽引,在政府數據開發平臺建設的建設基礎之上,公共數據資源開發利用將成為探索數據共享、流通、交易、開發的優先領域。政府和社會互動的大數據采集和共享融通機制將加快探索,企業登記、交通運輸、氣象等公共數據開放和數據資源有序流動的制度規范將率先形成,農業、工業、交通、教育、安防、城市管理、公共資源交易等領域將涌現一批數據開發利用新模式和新場景,逐步帶動其他領域數據資源優勢配置和深度開發。

              九、從 IDC 主導到融合創新,泛數據基礎設施加快筑造智能底座

              在國家政策的大力推動下,大數據基礎設施突破傳統數據中心(IDC)發展路徑,更加注重“數據+算力+算法”協同發展,實現從理念、技術到內容的全面升級。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以技術創新為驅動、以數據為核心、以信息網絡為基礎,提供數字轉型、智能升級、融合創新等服務的泛數據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推進。在此基礎上,更海量多樣的數據、更強大系統的算力、更成熟適配的算法有效聚合,引領創新范式、產業模式和企業形態深刻變革,全面支撐經濟社會各領域高質量發展。

              十、從服務輸出到規則輸出,數字貿易助力國內國際“雙循環”構建

              近年來,通信服務、社交媒體、電子商務、數字內容等數字服務貿易出口增長強勁,已成為我國融入全球價值鏈的重要領域。隨著服務貿易創新發展擴大試點,數字貿易將從基于信息通信技術開展的實物貿易、數字產品和服務,向數據跨境流動與監管等方面的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進一步深入拓展,試點省市(區域)將加大體制機制改革力度,出臺一批鼓勵數字貿易、促進數據跨境流動的利好政策,支撐全面擴大開放,促進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首頁 | 關于億科 | 億科人 | 新聞中心 | 誠聘英才 | 聯系億科 |京ICP備12038005號-6
              版權所有:北京億科創想網絡科技有限公司